“反柳斗士”司马南:孤身挑衅假神医被打重伤妻子拒开家门

“反柳斗士”司马南:孤身挑衅假神医被打重伤妻子拒开家门

再加上后来张捷教授的推波助澜,更是将柳家或者柳家的祖辈都查得清清楚楚,从柳家祖父柳大善人的“丹阳教案”,再到柳传志父亲柳谷书因为帮外国人告中国公司而被骂,再到柳传志自己联想的疑似霸占国有资产,再到女儿柳青的滴滴疑似向漂亮过泄露用户信息。

总之在司马南以及张捷的推波助澜之下,商业教父现在在民间几乎没有了口碑,凡是提及到柳传志的视频评论区中几乎一边倒的骂声。

但是在之前,司马南是以揭露伪科学、伪气功为己任的科普作家,被称为反伪科学斗士、反伪气功的先锋。

司马南的父亲是农场的党委副书记,母亲也是一位小领导,可以说司马南也是根正苗红。

然而在司马南15岁的时候,父亲却因病去世,一年之后,母亲也撒手人寰,留下了司马南兄妹。

16岁的司马南被迫成为了家里的家长,然而那个时候,条件异常的艰苦,司马南独自一人带着妹妹去生活。

1974年,18岁的司马南中学毕业乡下劳动,黑龙江建设兵团独立三团工作队员。

1977年,司马南靠着平日里的积累,顺利地考上了黑龙江商学院,而如果自己去上大学,自己的小妹妹也就没有了人照顾。

于是司马南决定带着妹妹去上学,好在学校的领导也是非常体谅司马南,于是将妹妹安排在了女生宿舍生活。

后来因为文笔好被调到了《中国商报》成为了一名记者,后来升到了新闻部副主任、总编室主任。

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文化匮乏,很多民间大师趁虚而入,靠着所谓的“气功,神医”大师层出不穷。

普通的强身健体不足为奇,更神奇的是,这些大师宣成自己的神功可以说是刀枪不入更能千里发功化腐朽为神奇。

80年代末期,人们的精神文化匮乏,对于很多事情都缺少了基础的判断力,看着这群大师的神乎其神的精彩演说以及亲眼所见的“神功”,对于这群大师都非常的信仰。

1989年,民间气功大师们走上了春晚的舞台,在电视上表演自己的“轻功”,“硬气功”。

之后,司马南自己也成为了一名对气功深信不疑的人,并且还拜了气功大师为师,除此之外,司马南更是拿出了很多时间,,因为在司马南看来是所有功法的基础。

在大师的带领下,司马南也是越陷越深,对于大师们的“神技”也是深信不疑,除此之外,在大师的帮助下,司马南的功底也是越来越深厚。

一位大师在舞台上表演节目,摆一个塑料盆,里面装满水,紧接着大师开始发功,嘴里念念有词,

虽然自己已经掌握了各种绝技,但是第一次看到大师表演这个节目,司马南也是表现得非常的神奇,发出了赞叹的声音。

一直到后来,司马南好像发现了什么规律,为什么大师每次表演的时候都会说一句“这个水好凉啊”,然后把手放在手巾里面去。

直到有一次,司马南站在大师的一旁,不经意间看到了大师手上似乎拿着一个东西,类似于揣子的东西。

这一刻,司马南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有科学道理的,就是利用负压的原理,将手掌下方变成了近似真空,造成压力差,这便可以让塑料盆轻松地提起来。

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原本对于自学气功深信不疑的司马南,决定用自身所学的知识,用科学的方法,讲述这群社会气功大师背后的线 反伪科学斗士,被人殴打

1990年8月10日,在北京科学会堂召开的“弘扬科学气功、反对愚昧迷信报告会上,扮演气功大师,假戏真唱、现身说法,首次在海内外产生震动;

1993年,司马南更是出现在了电视剧《我爱我家》中,扮演伏牛山下来的大师,靠着一身的神功,成为了司马大师,在电视剧中上演了各种“气功”神技。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司马南用先表演再解密的方法, 先后解开了“山东搜神抓鬼”,“灭胜算曹大师”,“神眼女人救小刺猬精”等伪科学的表演,

一直到后来有位作家柯云路,发表了自己的作品《发现黄帝内经》,在作品中将一位终南山的大师胡万林,写成了神医。

柯云路用 一些看上去很文化的、历史的、政治的、经济的、心理的东西来写一个江湖游医。

而这本书恰巧被司马南读到,于是司马南就写了一些文章批评《发现黄帝 内经》,揭露其中的虚妄不实之词。

出生于四川的胡万林,对于学习根本不用心,但是却有一身蛮力,性格倔强少言寡语,后来胡万林则是在家边的山上放起了牛。

到了18岁的时候,胡万林靠着一身的蛮力,再加上自己练习的武功,已经打遍村里无敌手了。

之后1998年,因为柯云路在自己的书中,将胡万林描述成几乎可以包治百病的“当代华佗”,胡也因该书的出版被人们视为“神医”。

然而事实上,自胡万林在监狱伏法过程中,胡万林就曾经多次将手中的病人治死。

然而正是柯云路的这本书,让胡万林再次成为了非常多人追捧的对象,而胡万林也是靠着这本书继续在终南山行医,并且发展了很多徒弟。

这一年2月份,司马南写的书即将完结,为了获取病患的真实情况, 于是准备去补充一些现场材料。

而当时随行的还有中央电视台的记者, 可是当司马南一行刚到地方的时候,一群人就围了过来,记者当时准备撤退,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进屋之后,为首的一个人顶着司马南,紧接着就是一个大嘴巴,打在了司马南的脸上。

紧接着就是一脚将司马南踹倒在地上,司马南疼的趴倒在地上,下意识地保护起了自己的头。

之后有人拿出纸笔,让司马南写下认错书,他们说什么,司马南就写什么,写错了又是几个巴掌。

写完之后,司马南被关在了小黑屋,长达四个小时,而此时的司马南早已六神无主,心想自己不会就要死在这个破地方吧。

但是好在,那群人并没有想要司马南的性命,他们只是求财,最后小屋外面也没有人把守。

站在门口,司马南敲了很久的门,司马南的妻子通过门镜看到了屋外,脸上挂花的司马南,无论如何也不给司马南开门。

之后很多天司马南都没能够进家门,后来在好朋友的劝说下,妻子才让司马南进了家门,但是嘴上也是念叨着,以后再也不管司马南的事情了。

早在司马南回家之前,《南方周末》就发表了文章《司马南决斗终南山》,描述了当时司马南在终南山的遭遇。

看了这篇报道的妻子非常的担心,而司马南近10年的反伪科学的道路上多次断了别人的财路,家人也曾经多次被人威胁。

而之后,司马南又多次来到了终南山,之后见了胡万林四次,而最后在司马南以及当地有关部门的协作下,胡万林的终南山医院被取缔,而胡万林也因为非法行医,再次锒铛入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